教育头条 > 教育动态 > 读经少年圣贤梦碎,谁之过

读经少年圣贤梦碎,谁之过

教育动态 09-20 浏览量: 分享:
相关标签:国学读经

  近日一则《读经少年圣贤梦碎,背了十年书,识字却成问题》的新闻,火爆媒体,引发了大家对读经“罪与罚”的思考和讨论。

 


 

  文中说道:


  十年前,读经热进入高潮,全国近百家读经学堂雨后春笋般建立,大批少年离开体制教育,进入读经学堂求学。


  如今,较早的一批读经孩子已经成人。从狂热、受挫、困惑到反思,他们不得不推翻了自己曾真诚信仰并奉献了全部生活的东西。


  正如读经界一位人士总结:现在回过头去看,对孩子来说,这真是一场残酷的实验。


  读经学堂,真的是梦寐以求的桃花源吗?


  论求学经历,很少有人比济南少年郑惟生更曲折。


  2008年,郑惟生在山东师大附小上四年级,他从小爱看书,但作文成绩老是上不去。在母亲李璇眼里,儿子上学是在受罪,而受罪的根源是学校教育出了问题。


  一天,学校发了一张光盘,是台湾学者王财贵的演讲。王财贵,台中教育大学副教授,1994年在台湾发起“儿童诵读经典”的教育运动,随后来到大陆宣讲。历经20年,他一手缔造了“老实大量读经”思想体系,而这个体系被大量拥趸所追捧。


  演讲中,王财贵描述了李璇一直梦寐以求的愿景——教育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只要通过简单的读经,就能将孩子塑造成大才,甚至圣贤。


  她被这种理念感召,送孩子去上读经学校的作文培训班。第一篇作文郑惟生写的是孔子,600多字,读经班的老师感叹:你这儿子是大才啊!千万不要在学校里耽搁了。


  李璇雷厉风行的性格在这点上体现无疑,她立即给儿子办了退学手续,送到了北京一家读经学堂。此举遭到郑惟生父亲的强烈反对,但没有拗过李璇。


  《史记》和《曾国藩家书》竟然成了禁书


  学堂里有大量藏书,但大部分都被明令禁止阅读。如《史记》《曾国藩家书》等都是禁书,理由就是老师反复强调这些书“增长所知障”,禁止读书是为了“培养清净心”。


  刚开始,郑惟生被允许拥有一本《古代汉语词典》。他发现词典的词条释义中会引用古文例句,还能在背经典的间歇偷看零碎文句。但最后,老师发现他在偷偷理解词句的意思,词典也被没收了。


  没有老师讲经,他独自背了1700多遍《弟子规》,佛经中的《普贤菩萨行愿品·别行疏抄》,全书十四万字。郑惟生背了整整一年。


  学堂的日常是背书,学书法、武术,不用每天都做作业了,郑惟生并不抵触,还觉得“好玩”“新鲜”。


  和李璇一样,更多的家长并未读过经典,他们有个朴素的想法:学堂里“不仅教知识,也教做人”。


  郑惟生的书架与同龄人不同,没有科幻小说,没有日本漫画,除了儒家经典,就是佛经。比如,《沙弥律仪要略增注》《大佛顶首楞严经》……


  过去九年,郑惟生曾整本背诵过这些经书。但如今,他已不愿哪怕再翻开一下。


  这个炎夏,他正在备战英文自考。19岁了,最基础的小学英文都不甚了解,一切都得从头再来,很是吃力。


  8月12日,在济南家中,说起儿子读经这九年,郑惟生的母亲李璇感到迷茫,为什么这条开局充满希望的读经之路,最终偏离了正轨。


       选自:《考试状元》九月刊  

会员评论评论:0

热门评论评论:0


线

×确认

×提示

三好网微信二维码

三好网微信号:sanhao100

您的宝贵意见与建议是我们进步的源泉!

  • 使用疑问
  • 服务体验
  • 视觉设计
  • 产品功能

还可以输入200

图片验证码X

确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