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头条 > 小学家长 > 当你觉得学习生活辛苦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看看这些故事

当你觉得学习生活辛苦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看看这些故事

小学家长 09-20 浏览量: 分享:
相关标签:学习工作辛苦

当你觉得学习生活辛苦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看看这些故事写在前面的话:

 

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会给你快乐!——龙应台《亲爱的安德烈》

 

 

 

如果觉得你的学习/工作辛苦,请看看他们

 

文 | 北朝文

 

“书包就重达18斤,每天写作业写到凌晨两点”

“几百份考卷,要批改到半夜,还得写教案备课”

“一日三餐不重样,还得帮孩子洗衣服收拾屋子,做家长也很累”

每天接触无数学生/家长/老师,我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倾诉。

在三好教育社区内也常常看到这样的文章标题:

《走读的孩子确实辛苦》

《住宿的孩子非常辛苦》

《孩子们,你们辛苦了》

《作为男老师,真的很辛苦》

《最辛苦的莫过于班主任》

《女老师的辛苦,有谁能懂?》

《陪读的家长真的很辛苦》

《原来来做老师这么辛苦!》

 

老师/家长/学生喜欢谈论这些问题,是因为教育是一个十几年乃至几十年、一生的事业。绝大部分老师,一做就是一辈子,直到退休;作为学生和家长,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十几年,自己的角色自己的岗位一直一成不变。泡在自己的圈子久了,因此生出一些厌倦、倦怠或者麻木之感,想找些机会找个地方倾诉一下,无非就是想吐吐槽,给老师、学生、家长自己减减压,或者是想让大家看到自己的付出,关注自己的劳动。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但是,这次我们要跳出教育这个圈子,看看社会中,有哪些岗位、职业和学生/老师/家长一样辛苦,甚至更辛苦。当自己学习或者工作,觉得辛苦的时候,可以看看他们。

 

 

 

一,夏小婷:灯泡厂流水线装配工

 

夏小婷是宁波一家灯泡厂流水线的工人,十六岁就来到这里,负责给一种台灯拧螺丝。工厂非常大,从大门走到出口,需要走五分钟才能到头。夏天机器的轰鸣声加上头顶大吊扇嗡嗡的旋转声,通常高达60、70分贝,加之溽热。令人苦不堪言。

 

小婷所在的流水线,平均十秒钟就下来一台需要装配的零件,她需要在这十秒钟之内,从一旁的工具箱挑拣出螺丝,然后拧到相应的部位去。小婷的工作不能出错,拧错一台扣3块钱,而她的工资是计件算的,拧一颗螺丝3分钱。

 

工厂规定的工作时间是8小时,但是如果每天只干八小时的话,一个月到手的钱只能是可怜巴巴的一小沓,可能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中,一个程序员一天就能赚到小婷一个月的工资。所以小婷每天至少得加班三四个小时。在工厂干的时间久了,拧螺丝的右手,关节处比别人都要粗一些。

 

夏晓婷的工作没有周六日,想休息可以,但是没有工资。

 

 

 

二,赵东:985博士、科研工作者

 

澜沧江西藏段,两岸嶙峋崎岖,估计除了藏羚羊这样的野生动物,就只有赵东他们局的科研人员攀爬驻扎过。为了取到岩芯,他们常常要在半山腰扎营,一次扎营就是五十天左右。吃喝的只能靠一台吉普车跑一百多公里去拉来,因为路途遥远,他们几乎吃不到什么新鲜的菜品。而为了给昂贵的设备腾出更多的地方,常常三四个科学家挤在一个帐篷,夜里常常听到山石滚落的声音。

 

工作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生活,没有所谓八小时工作制,除了睡觉和吃饭,就是工作,也没有所谓休息日。

 

 

 

三,周星星:农贸市场猪肉贩

 

因为屠宰场一般设置在郊县,每天早上四点,周星星就要起床,同大家一起,乘坐生鲜运输的箱式货车去屠宰场选猪。为了能让自己的生意好一些,他必须凭经验从几万头生猪里挑选出最好的那几头。挑选好的猪,会送上自动化屠宰线去屠宰清理,在没有自动化作业线之前,他需要自己杀猪,自己清理掉猪毛、猪内脏。一头猪一二百斤,杀猪的时候猪也会挣扎,所以杀猪非常累人,那时候他们要提前一个小时到屠宰场。

 

凌晨六点半到七点之间,屠宰清理好的生猪会被拉到农贸市场的案板上。猪肉厚实的地方,有半尺左右,骨头粗壮的地方,直径能达到十几厘米。周星星需要用十几斤重的砍刀,将整只猪一刀刀整齐地砍成我们常见的猪蹄、排骨、里脊、五花肉等等稍小一些的肉块。完成这些工作的时候,差不多是早晨八九点,清理清理下摊位,顾客差不多就会进市场了。剩下一天的工作,就是站在案板后面,根据顾客的需求,将猪肉切成肉块肉丝肉末等等。一天下来,腰常常是弯得直不起来。晚上七八点,一天的生意下来,摊位附近全是肉渣、骨头渣、肥油等等垃圾,需要用碱块、洗洁精等等清理完摊位才能下班。

 

而周星星他们的工作,没有所谓周六日休息,只要人还吃猪肉一天,他就得工作一天。

 

 

 

四,王二屎:建筑工人

 

王二屎的工作,就是大家经常调侃的搬砖。其实二屎还好,他并不需要亲自搬砖,只需要将别人搬好的砖,一块块砌成墙。一块标准的水泥砖是5斤重,王二屎需要在每块砖头涂抹好均匀的水泥灰浆,然后按照拉好的水平线一块块垒上去,如果下面有一块砖偏差了半公分,都要推到重来。每天他需要砌一千块左右,砖的自重加上涂料的重量,6000斤。水泥灰浆,常含有盐酸、硅酸盐、硫酸盐、铝酸盐等等腐蚀性较强的成分,即使戴了厚厚的手套,日复一日的劳动还是会伤害到手。每天早晨,没有搅拌好水泥灰浆的时候,王二屎还需要帮忙去搅拌,穿上大胶鞋跳进水泥堆中挥舞挂满水泥硬渣的铁铲,常常还没开始本职的砌砖工作,就已经大汗淋漓。

 

王二屎几乎没有休息日,除非工地完工了。每天晚上七八点下班后,在简易板房做成的宿舍前,用涂料桶接满一桶水冲个澡,便是一天最快乐最放松的时间。

 

职业无贵贱高低分别,做哪一行哪一业,都会有自己辛苦的地方。作为曾经的学生和老师,我深知学生和老师的痛苦,更深知学生和老师的幸福。

 

以上。

 

 

 

 

会员评论评论:0

热门评论评论:0


线

×确认

×提示

三好网微信二维码

三好网微信号:sanhao100

您的宝贵意见与建议是我们进步的源泉!

  • 使用疑问
  • 服务体验
  • 视觉设计
  • 产品功能

还可以输入200

图片验证码X

确认 取消